PQ_Qqp

明天对昨天说,对不起,已经来不及了。

应该很老套的梗,不定更吧大概。
会多长也不知道,总之非常随便。
〰〰〰〰〰〰〰〰〰〰〰

她章之一


她以为,闪离后她的人生已经再无可能光亮起来。
不善交际又极少朋友的她,即使重新回到单身生活也并未得到太多的关心或问候。能预见到的便是,一个人,又一次一个人而已。

是的,这个世界就是有那种看上去应该很受欢迎其实却全然相反的人。工作还是乏味而一成不变,不过现在倒反而因为鲜少被问津而正好落得轻松了。
又是一周淅沥的绵雨不停,下班后她无意中在公车站发现这里的广告牌处换上了新的电影海报版。

啊,是那个她学生时代一直看好的男演员时隔多年又拍了新电影。
久违的一阵熟悉和期待跳入心中。好像是隔着遥远得已蒙上了细灰的时间,她又回想起来。
那个人,曾经一起热衷的,一起捧着爆米花和可乐在电影院消磨直到午夜的人。

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呢。

她悠悠地转着伞柄,抬起头夜空雨丝垂垂,忽然好想就这样淋雨走回家。雨水渐湿了她前额的碎发,看看前路太远还是作罢了。叹口气她闭上眼睛,仿佛真的又回到那时平凡却又自由快乐着的时光里。
那时候的她和他,也许真是活在简单得无法察觉的幸福里。

果然是因为太简单而没能发觉么。她闷闷地想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他不怎么聊天了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她没再见面了呢。
久到都要忘了上一次相见的时间,久到都快记不清他的脸。

等上映了还是会去看的吧就算一个人,他也会去吗。这个有点想要找他一同去的念头也着实有点吓到了她自己。算了反正也不可能。
联系方式不知道还在那里么,应该没换吧,她忍不住想。


2月未褪去的寒,终于在淋浴的热水下回暖了不少的身体。竟然会因为一张电影海报就跌进了回忆里面,到底是有多久没有去管一管自己的真实心情了啊,她发呆着胡乱得擦着头发。
或者说是正视更好?。

大学、分崩离析的同学蜜友,父亲离逝,考试、毕论,实习、找工作,原本就没什么规律的生活好像因为这些事变得更加杂乱无章。无奈那几年与母亲一直关系有些僵的她,似乎总在各处忙碌奔波。后来难违家庭之命嫁入的新家也像是乱上加乱,婆家更搅得她身心疲惫,那些时间的夹缝里面,她行走或匍匐于三个家庭和工作地之间,匆匆又匆匆。大概连喘息都没来得及吧。

想起拿到离婚证明的那一刻,本来一向不信什么宿命的她,也开始哀怨的感叹起命运弄人来。谁能想到呢,学生时代一直温柔文文静静甚至受人宠爱的她,踏入社会后也有被命运玩弄然后被残忍抛弃的一天。
事后想想或许根本连什么遇人不淑也和责怪不上吧,归根到底就是自己的自作孽不可活罢了。想到这里她不禁自嘲的苦笑,好累,她简直不得不把沉重的自己拖到床边。

谁让她过去总是一味的辜负,推让和婉拒呢。那扇写着幸福的大门说不定早就被她自己亲手关上了吧,连同那个人手中的四叶草一起,被关在了青春的门外。
而她年纪轻轻,却时觉心已老。

评论